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第四章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晏甫良

-----正文-----

几天后的早上,晏甫良对镜刮胡子,把脸刮破了。因为他一边刮,一边在想那个美国人的事,越想越不平,忽然一阵刺痛,仔细一看,下巴上出了血。那美国人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张白脸涨得通红,把“京兆尹印”的章子往他眼前怼,蓝眼珠子冷冷的,盛气凌人,临走时还瞥了他好几眼。他想起从前在军校里,那个德国教官也是这么看人的。洋人往往都有一种瞧人的本领,就是往人头顶上一扫,好似鸟儿翅膀掠过水一样。不用说一句话,也知道是在看不起人。不过若不是今日要全营训话,他也很久不起这么早的床。他只要没睡足觉,就要发一点脾气,也不能全怪那美国人。

先前把阎县攻下来不久,他上团部去,与团长述了职,又上旅部见苏镜山。苏旅长见到他,第一句话便是:“险些玉石俱焚。”

他便知道说的是他攻打阎县时,火力太猛,连教堂都打毁,嫌他用兵不慎。

苏镜山又问他入城情形。他回道,城墙穿七八洞,商户闭门罢市数天,居民避走上海者甚多,人心惶惶。他没说的是,地上还有许多无主的鞋履,都是人们逃难时所遗漏的,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冷清得如同大年三十一般。苏镜山一面看军事简报,一面抽出一张函来,让他自己看。他接过来,读到“……为流弹所击,虽保全性命,已成废人。此拜官兵所赐,是营长恩典”一句,便把纸放回桌上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