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卧薪尝胆

-----正文-----

7

哪承想,这一等就是近两年。

好像上了大学之后,时间的流驶就变快了。高中的生活按部就班,每一分每一秒都是被计算好的。大学就不一样了,大学就是在虚度中过去的。

不过郑旦和夫差最近忙得焦头烂额,他俩所在的社团安排郑旦为校庆出一个节目,尸位素餐的后果就是她竟然只能找夫差帮忙。

夫差好歹还会把玩些乐器,而她能拿得出手的仅仅是小学时学过那么几年的舞蹈。

她很久没跳过舞了。初中学业任务加重后,她就主动放弃了这么一个兴趣。她必然不会走舞蹈这条路——父亲不同意,更无法走得很远——与那些真正有天赋的人相比,她着实太平庸,那不如就此两断。

好在郑旦从未放弃过练习下腰劈叉,不为别的,仅仅只是想为那五年的勤学苦练留下一个证据罢了。

既已敲定舞蹈与乐器表演,选什么内容就成了新的问题。

郑旦第一个想到的是复刻经典《惊鸿舞》,不算太难,而且很省事,夫差也恰好会吹笛子。

但是说实话,她心中真正属意的是范蠡的自作曲——《溺》,那是她入坑的初心,她从未那样喜欢过一首曲子,正如她从未那样喜欢过一个人。那是一首她永远不会听厌的曲子,特别是它的开头,目前没有哪首背景音乐能打败这个开头。

四枚有节奏的鼓点,最后一声却与前三声不同,像是潺潺的滴水终于穿透了石子落到了海面上,接着便是夜里翻涌着缱绻波浪的光海席卷而来,不断拍打着海岸。海水与夜色一样漫衍,渐渐没过头顶,而你随着旋律的飘带,和那些散发着幽蓝微光的浮游生物一同由浅海沉入了深海,你被眼前的美丽迷惑,忘了窒息的灭顶之灾,甘之如饴地永远沉醉入眠……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