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反目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怎么会,”古权喃喃道,他想要站起来,但无力的双腿根本没有知觉,他竭力往前前倾,质问:“当年,他到底怎么死的,我要知道所有。”

任韧觉得分外好笑,他反问:“不应该要问你自己吗?”

“放屁,后来我不是被你抓住了,他当时还好好的。”

“强弩之末而已,你难道不知道自己用的什么药?”

任韧皱眉,他好像感觉到哪里不对劲了。

“砒霜,”古权攥紧了拳头,隐隐有些预感。

“呵,”任韧笑了,他裹着尖刺的嘲讽令古权不适的捂住心脏:“尸检报告出来,死于***。”

***,剧毒,接触皮肤的伤口或吸入微量粉末即可中毒死亡。

古权眨了下眼,然后痴痴笑了起来,“原来如此。”

“难道不是你?”

“我们都被他骗了啊,”古权捂着眼,说不出是哭是笑,“他啊,是要我一辈子记着。”

太狠了。

“自杀?”任韧也没有想到,他以为是古权最后死到临头也要拉着任平常的,结果,反而是任平常用自己给古权上了一课。

死太简单了,活着,才是生不如死。

穷其一生的执念,到头来不过是最荒唐的结局,古权笑够了,眉目变得苍凉。

他看着暗下来的天空,拉长的余晖柔和的像那个人的笑容,温暖,包容却凉薄。

“十年了,当初我十六岁,跟他到二十六岁结婚,然后三十岁……到现在又是一个十年。”

年少张狂,觉得十年太久,恨不能平步青云;如今看来,十年太长,每一日都是煎熬。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