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结局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程选踏出墓园的时候,淅沥的秋雨渐渐小了,但心还是冷的,像燃尽最后一块碳火的残渣,只剩下浅淡的余温,供给着存活。

衣服上狼狈不堪,但走得还是扎实,程选坐进车子里,关紧了窗户,隔着叮铃作响的雨幕,仿佛还能听见那绝望的痛苦。

“后悔吗?”

不起眼的二手车里,坐着两个男人,一个是小蝴蝶,另一个赫然就是被祭奠过的已死之人——任韧。

他看着前面模糊的车影,眼底神色未明,最后勾了下嘴角,反问:“你说,他还会忘了我吗?”

“我可真可怜程选,”小蝴蝶叹气:“被你这个疯子缠上。”

“他恨我,但更恨自己,我心疼。”

“所以你“死”了,”小蝴蝶接话:“但你在他心里永恒的活着。”

凡是永恒的爱,都要绝望一次,消失一次,一度死,才会重获爱。

任韧不置可否,他一直看着程选,他觉得自己有病,程选就是他的药。

看他麻木的生活,看他脆弱的哭泣,看他痛苦不堪绝望的亲手毁掉回忆。

任韧本来是想顺了程选的心意,不打扰不干涉,但是当程选真的放弃的时候,他才体会到同样的痛苦。

尤其是看着对方对另一个男人谈笑风生,亲密接触,他都感觉到自己遏制不住的愤怒。

他做不到,做不到视而不见,做不到放弃,更不会放弃。

所以他只能出此下策,不破不立,就算他“死”了,也要霸占程选。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