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19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距离

-----正文-----

自从那次跟严懿琛在外面没羞没躁的做过一次后两人就变的颇为奇怪,当然这也是禾卿单方面认为的,因为他实在不习惯这性生活如此刺激。在床上做爱就够了,还总搞各种play。

禾卿有时候又经不起激,严懿琛总是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让禾卿总想胜利一次,所以就有了禾卿每次的作死由来,比如上次在车上光着屁股放浪的叫着严懿琛名字自慰,后来在厕所被狠狠爆操了一顿。

操了一次后禾卿明显就乖了许多,好几天都安静了下来,不敢再随意撩拨严懿琛了。

上次做完回去后,严懿琛又把那收好的方盒子拿了出来,让禾卿带了几个回去,说是每天让他含着,听他的命令。

禾卿寻思着,这就是“调教”吗?这不就是满足严懿琛那变态的所有恶趣味吗,哪里是什么调教,但他也没敢反驳,关键是没那个胆子,还好这带回去的玩具,他都有选择的权利。这么一想禾卿心里又稍微安慰了些。

不过那几日都是在宿舍改论文,打游戏,天冷了,他就很少打篮球了。只不过有时候写着写着会突然出现怪声,还有跟张豫安打英雄联盟的时候会突然一叫,张豫安跟看怪物一样看着禾卿,怀疑这货有毛病,哪根筋不对,打游戏搁这突然呻吟起来。

不过也还好就一下,禾卿解释说是尿急,赶忙去了厕所,张豫安嘲笑禾卿这憋尿对肾不好,打游戏固然重要,但憋尿也不是事啊。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