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第三日

-----正文-----

无论从我活跃至今的表现来看,还是从我的现任工作来看,我都是个能言善辩的人。能言善辩是个中性特质,按过去我认识的某个书呆子教授的说法,修辞能使好的人看上去更好,也让坏的更有力量,但修辞还是修辞,跟刀枪炸弹不一样,是高雅的七艺之一。人们就算能禁止持枪,也永远不会禁止演讲。

可是几星期过去,我发现,如今这力量放在我的小魔王面前,是越发显得捉襟见肘了。

他的坦率是种纯粹的骄傲。若是他喜欢的故事,比如我的国王生前的故事,他就毫不犹豫地报以赞赏;若是他不喜欢的,比如我拿来凑数的书呆子教授的故事,他给我的就是毫无顾忌的冷淡。面对他,我没有任何必胜的手段。除了语言之外,我就只剩下取人性命的能力。可他要是已经把对死灭的畏惧抛弃了,我的威胁便毫无作用。

我渐渐怀疑,这小家伙的无所畏惧不是出于逞强的天真,也不是出于达观的老成,他之所以不害怕,是因为他什么也不渴望——他已然把自己放弃了,把生的一切都给否定了。他还能活在这里唯一的理由,也许只是在慵懒地回避着死亡的那一刻转瞬即逝的痛苦罢了。

于是我想到了痛苦,想到了那个扰乱了我数个夜晚的庞大存在。

我知道这回该讲什么了——

“今天我要说一件有些不可思议的事,可能算不上什么像样的故事,但是你可以将就一下,因为硬要说起来,这故事的主人公可以算是咱们两个之间唯一旧有的联系。怎么样,惹得你好奇了吧?但你要先告诉我,你这房间里的那幅大油画,画的是什么呢?”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