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五十九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等到何宗奎知悉自己的大儿子惹出的麻烦,已是第二天中午的事了。昨日他陪年轻貌美的二太太出游,像个年轻人一般,白日看电影吃洋馆子,夜里在酒店跳舞。两人喝得大醉,彻夜未归,家里出了这样的大事,竟是没有一点风声传到他耳朵里。

何凌山收拾了这个烂摊子,同样是一夜无眠。他凌晨才回到房间,打算小小地休息一会儿,这段时日他实在太疲累,有正事的时候忙正事,没有正事的时候,他正计划着翻墙爬窗,做一些鬼鬼祟祟的举动。可惜自从那次见过温鸣玉之后,对方就加派了巡逻的护卫,他再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到那个人的身边了。

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做是惹人笑话,可知道又有什么用呢。一想到温鸣玉身边有了别人,何凌山就恨不得化装成一个绑匪,不计一切地把温鸣玉抢回来,藏在没有人能发现的地方,让对方只能和自己说话,眼睛只看得见他一个人。

想着想着,何凌山忽又丧气而懊恼,他没有料到温鸣玉生起气来会这样小气,连看都不让他再看一眼。何凌山在床上翻了个身,无端记起他们刚刚相识的时。那时的温鸣玉倒真的像一轮遥不可及的月亮,阴晴圆缺,喜怒哀乐,都是与他无关的。实际上,何凌山也从未见过对方的情绪有过任何激烈的起伏,以温鸣玉的修养与气度来说,这世上能够真正扰乱他心绪的事物已经很少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