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六十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替温鸣玉驾车的司机一直在邑陵工作,与这位主人的关系,远比燕南珑园的下人要生疏许多。在为温鸣玉打开车门时,他才发现温鸣玉身边多出了一个人,那青年打扮得体,相貌漂亮得扎眼,应是位富贵人家的少爷。不过自打现身后,那青年半个字也没有说,只乖巧地偎在温鸣玉身边。醉眼迷蒙的,显然喝了不少酒。

司机的心不由砰地一跳,脑中腾起许多暧昧的猜测,他不敢教自己的主人发现,忙钻进车里,发动了汽车。

头晕过一阵子,接踵而至的就是疼痛了。不过这一点苦楚尚在何凌山的忍耐范围之内,他仍抓着那一块衣角,坐在相隔温鸣玉几寸的地方,没有多久,他的脑袋就不声不响地与车窗贴在一起,似乎是睡着了。

汽车行至终途,天上忽然下起冰晶似的雨点来。车内无比安静,只听闻窗外不断传来啪啪嗒嗒的轻响。司机忐忑地将车停在凤林路的公馆外,这里灯火通明,许叔和一早就等在了大门口,看见温鸣玉下车,连忙率领一群撑伞的家仆上前,替温鸣玉遮挡细密的雨珠。

“三爷,天气冷,您快到里边去吧。”许叔和捧着大衣正准备给温鸣玉披上,却见对方在车门边微微俯下身,又从里面拖出一名青年来。他登时看得瞠目结舌,惊道:“这、这是……?”

温鸣玉无暇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何凌山不知何故地闹起了脾气。他死死抵着车门,不肯放开温鸣玉,也不肯从里面出来,温鸣玉与他僵持一阵,脸色渐渐冷了下去,他松开何凌山的手臂,眉目像是浸了一层冰凉的雨光,沉声道:“胆敢在我面前耍酒疯,你确实是长大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