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六十九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知道温鸣玉会来接自己回珑园,咏棠上火车前就拒绝了尚英的陪同,只带着随从卢安来到燕城。在站点抵达之前,他内心还长久地忐忑过一阵,认真算起来,这是他离家最久的一次——足足十一个月,他自己都想不到能够离开叔叔这样久。

咏棠常常恨时间过得太快,恨自己没有再小上几岁,如今以他的年纪,要像小时候那样继续赖在温鸣玉身边,黏着对方已显得十分奇怪了。三年前他向叔叔狠狠闹过一场脾气,随后整整半年都没有回到珑园一次,连年都是在尚英家中过的。那半年里,他日日夜夜都等着温鸣玉主动来劝哄自己回家,跟在叔叔身边十几载岁月,咏棠早把对方的迁就当做是理所当然,因而格外有恃无恐。不料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温鸣玉除去偶尔打来几个他不肯接听的电话,就再也没有主动与他联络。

最后倒是咏棠先慌了神,不等寒假开始就急匆匆地坐火车赶回燕城,一路上准备了无数的质问,像只毛发倒竖的斗鸡,预备一见到叔叔就正式发难。但等到真与温鸣玉相见了,咏棠满腔的愤怒瞬间统统变化为委屈,刚对上叔叔的视线就眼眶发热,鼻尖酸疼,足把十八岁的年纪哭成了九岁。

温鸣玉生生被他的哭相逗笑了,竟没有计较他历日旷久的一场小脾气,只教育他已经是个成年人,不要总像小孩子一样哭闹。咏棠本以为自己的眼泪会得到一场柔声细语的抚慰,可事实全然不似他的料想,顿使咏棠满腔委屈无处发泄,故意和温鸣玉闹起了别扭。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