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七十六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回到邑陵后,何凌山连何公馆的门都没来得及进,直接去了医院。

大概是知道他要来,病房外聚集了不少人,何亦鸿在走廊中来回踱步,面庞浮肿,嘴角发白,显然是数夜没有睡过好觉。一见何凌山出现,他立刻迎上前,叫道:“五少爷,您可算是回来了!”

坐在长椅上的春桥与杏莉看见他,也同时起了身,杏莉推开哥哥,一头扎进何凌山怀里,半晌说不出话,只能小声地抽泣。

何凌山揉了揉杏莉的头发,轻轻把她推到春桥身边,问道:“义父现在怎么样?”

何亦鸿重重地叹了口气:“能请的医生,我们都请到了,老爷如今还是时时昏睡,清醒的时候很少,而且……”

他似是不忍心再说下去,仅是把房门推开,让何凌山入内:“现下老爷恰好醒着,您进去看看他吧。”

“等等!”春桥忙叫住他:“凌山,我和你一起去。”

经由这一番变故,春桥模样十分憔悴,两眼熬得通红,唇边有一圈尚未刮净的胡茬。他拨了拨凌乱的头发,替何凌山解释来龙去脉:“爸爸发病时,正与那女人在戏园子里听曲。兴许是当天喝得太多,回来的路上便不好了……医生尽力保住了他的性命,至于人能不能清醒,他们也不敢下定论。”

何凌山一边听着,一边走进病房中。何宗奎就躺在床上,脑后垫着数只软枕,两眼痴痴地瞪着,里面半点神采都看不见,徒留一副高大的躯壳。何二太太坐在床边给他喂糖水,喂进去一半,另一半当即从何宗奎半张的嘴角中淌了出来。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