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八十一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自从吴瑞石与何凌山有过一番谈话后,他便终日难安,很有点做贼心虚的意味,忍不住想法子递了一个口信给何二太太,问她家里是否发生了什么事。

何二太太在电话中听他说完,一颗心也是猛地向下一沉,连忙道:“看你被他吓成这样,没有说错什么话吧?”

那头的吴瑞石自然百般为自己开脱,又向何二太太保证,说自己尽管吓了一跳,但绝没有讲半个对她不好的字。何二太太嘴上没有言语,不过心里倒有几分明白,这个吴瑞石相貌好,性情亦温柔体贴,然而一颗胆子却比芝麻还小,难保不会露出什么端倪给何凌山发现。她此刻正值与情人如胶似漆的当口,不仅不怪吴瑞石怕事,反而恨上了在自己好事上横插一脚的何凌山。一定是不久前她支的那笔款被杏蒙发现,才让他们起了疑心,这几个孩子,也与她在一个家庭中生活了不少年,想不到防她依旧像防一个贼!

当初支走这笔款子时,何二太太就料到会有这样一天,可她有什么办法呢?何宗奎病况不见好转,终日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没有他给她撑腰,这个家越来越没有她的立足之地了。

吴瑞石是她在娘家姊妹宅中打牌时遇见的,自打初照面起,两人便各对彼此留了心,只是往来得不如现在频繁。自打何宗奎病倒后,他们的关系才真正密切起来,有了年轻英俊的情人,老迈痴呆的丈夫自然愈发面目可憎。何二太太不甘愿日日伺候一个废人,又想到自己没有子嗣,何家就算资产再多,照样轮不到她来分,还不如趁着她还能拿到钱的时候,多为自己的后半生做些筹划。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