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九十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何凌山来了没有多久,等不到温鸣玉苏醒又匆匆离去。此时已是深夜,咏棠坚持要留下来看护叔叔。他守在病房外间,整个人都缩在毯子里,不是因为冷,是害怕被人发现自己有多慌乱。

他也曾经历过一小段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岁月,那时他亲眼目睹父母死于歹人枪下,接下来的好几天连觉都不敢睡,一闭眼就要做噩梦,四周一静下来,他总疑心门外有脚步声。是温鸣玉让他遗忘了这样的恐惧,他害怕时可以找叔叔,孤独时也可以找叔叔。在咏棠的认知中,叔叔是无所不能的,无论相隔多远,只要他想,对方永远都在他能找到的地方。

直至今天,咏棠才意识到,就算是无所不能的叔叔,也可能会有离开他的一天。

咏棠很害怕,害怕失去叔叔,也害怕去想失去叔叔之后该如何活下去。他在人前疾言厉色,背着人时,却很清楚自己没有与何凌山对抗的本事与胆量。偏偏眼下叔叔昏迷不醒,他徒有满腔的不安,也找不到排解的方法。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尚英捧着一只热气腾腾的杯子进来,旋即在他身边坐下,把杯子递给他:“喝了就去休息,我会替你看着。”

谁知咏棠没有接那只杯子,披着毯子一头撞进他怀里,怒气冲冲地道:“你怎么才过来?”

他的腔调里满是委屈,尚英只得放下杯子去抱他:“我去给父亲回了一个电话,走之前不是还问过你吗?”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