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九十二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在新任镇守使抵达燕城之前,一位客人却先一步造访了安平医院。

接到佩玲的电话时,何凌山甚至因为这个名字恍惚了片刻。整整三年,她都没有再回珑园一次,以至他险些忘了温鸣玉还有这一个妹妹。等到佩玲被门口的保镖引了进来,两人相照面,彼此都有些惊讶,连打招呼的话都不知该怎么说起。在容貌一项上,岁月赋予了温家兄妹极大的优待,三年不见的佩玲换了时兴的短发,烫卷的刘海下一双眼睛波光滟滟,若是出席宴会仍旧可以吸引无数异性的目光。

打量够了,佩玲终于一笑,可惜笑得很不自然:“他们说的何五少爷原来是你呀?我来时管家告诉我,如今是何五少爷在理事,我还想是谁本事这样好,竟然连三哥都能哄得住。”

“做一个理事的人,”何凌山收回放在她身上的目光,慢慢说道:“凭借的并不是这种本事。”

他的语调平和得出乎佩玲预料,她来不及深究,只匆匆越过何凌山,扭身坐在温鸣玉床前,用手背在兄长额前一触。

“呀,怎么还在发烧?”她吓了一跳,抬起头来看向何凌山:“我听管家说他是前天受的伤,从手术到现在都没有清醒过吗?”

何凌山把医生的话转达给她听,大意为从高烧转变为低烧已经是个好现象,只要温鸣玉的体温不继续上升,就很难再发生变故。不过许瀚成让他受了一场虚惊,让何凌山不敢再轻易走开,就连方才在门口吵闹的咏棠都被他驱赶出去,现已让许瀚成押回珑园了。只要一刻没有看到温鸣玉苏醒,他就一刻都不能静下心来办事,他到底还是没能把温鸣玉的嘱托做到最好。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