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九十三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温鸣玉醒来没多久又睡过去,他说是累了,其实何凌山很清楚,对方的疲倦全然来自疼痛。忍痛也十分耗费精力,他尝过这种滋味,最难熬的时候连神志都是恍惚的,也亏温鸣玉还能坚持不露形色地与他谈话,

他特意等到一瓶药水滴尽才离开,门外早有几名温家的伙计守候着,见何凌山出门。他们立即推选出一人迎上前,低声道:“小少爷,那位新镇守使已经到了。”

何凌山步伐不停,领着这行人往外走,一面应道:“底细查清楚没有?”

“是华京人,早先一直在北方带兵,近日才调过来。”对方答得飞快,大概是害怕对话会被旁人听去:“这人赴任前不与人应酬,也没有客人拜访,想来是早有防备的。”

从旧时代到今朝,治理燕南的官员来来去去不知换过多少位,温家却一直屹立不倒。燕南曾流传过一个笑话,说每位刚到任的大长官首先要认的不是去官衙的路,打听怎样去珑园才是第一要务。然而没有多久,说这则笑话的人渐渐少了,显然是受过什么不成文的禁令。至于堵口的人是官家还是温家,则是个无人得知的谜题。何凌山刚知道这则小秘闻时,还好奇地询问过温鸣玉,谁知那人不肯正面回应,只让他猜。他思前想后,最后猜了两方人都不清白,或许是他的用词不太讲究,最后反被温鸣玉瞪了一眼,连解答他猜的是对是错也失去下文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