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一百零五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这一晚温鸣玉究竟几时走的,珑园里竟然没有人清楚,问许瀚成,许瀚成也说不知道。早餐时,何凌山心不在焉地咬了一口甜面包,咀嚼几下,苦恼地叹了一口气,觉得有些对不起那个人。把温鸣玉藏在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固然十分快乐,但让对方长久的有家不能回,偶尔回来一次,还要如此小心翼翼,就是他的不应该了。

许瀚成陪着他一道吃,等何凌山抽出餐巾抹了抹嘴,才道:“小少爷,昨天袭击你的人,身份已经查明了。”

何凌山道:“这么快?”

许瀚成不以为意的一笑,解释说:“昨天我带来两班人,让他们进林子里仔细搜查,果然生擒了几个歹徒。我连夜审问过一遍,其中有两个软骨头,吃不住招了,说是晋安几名烟贩子联合起来雇用的他们。刚刚底下的人送来消息,查到的与他们的供词相符合。我已派人立刻赶去晋安逮那几只不长眼的兔崽子了,倘若顺利的话,当天就能有结果。”

他做了温鸣玉几十年的左右手,处理起这些事情来,简直驾轻就熟,完全不需要主人操心。何凌山点点头,伏在桌上思索片刻,又问:“许叔,我昨日的行程,都有哪些人知道?”许瀚成点了几个大干事的名字,道:“你忘了,昨天码头有批货到得晚,急着找地方安置。他们几个当天下午专为此事找上门来,急得不得了,知道你不在才走的。”说完,他神色一变,压低声音问:“怎么,您怀疑内鬼在他们之间?”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