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那个是我们的信仰。

-----正文-----

4.

雁雁半夜醒过来,习惯地伸手去摸妈妈温暖的皮毛,但他这次什么都没摸到,只摸到了冷冷的床板。

他喉咙里发出了轻微的嗷嗷声,黑圆圆的眼睛又望向了窗外。

妈妈的味道。

他的鼻尖耸了耸,手脚并用地从床上爬了起来,想跑到外头看看。

他爬起身时弄出的动静有点大,把躺在不远处另一张床上的婆婆弄醒了。婆婆过来摸了摸他的脸,大概是以为他有什么生理需要,就点了灯,给他披了件毛衣,要带他去外面的茅房解决。

兽血凝在了地上,阿婆把灯提起来时,他看到了那绵延了一路的暗红的线。

雁雁没说话,他抓着婆婆的衣角,侧耳听着大风吹过的声音。

浓浓的铁锈味和火烧过后余留的烟味随着寒冷的夜风扑打在人的脸上。他舔了舔嘴唇,心里想,这好像是妈妈的味道。

那颗兽颅被长矛钉在村庄的旗帜旁,它的眼眸睁得极大,仿佛两颗翠绿的玛瑙石在夜里散发着微光。

雁雁盯着它看了会,就被婆婆挡住了眼睛。她不高兴那些男人们把这血腥玩意放在村子中间,觉得晦气得很。

雁雁就把头扭到了别的方向,正巧地对上了不远处一双蔚蓝的眼瞳。

那是个提着灯的五官深邃的高大青年,肩上搭着块鹿皮,一串骨牙挂在他胸前。

雁雁和他对视了会,谁都没有出声。

“噢,阿莱亚!”婆婆也偏过头,亲切地呼唤着青年的名字,“你怎么没和他们在一块?”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