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私心

-----正文-----

22.

昼谷和他父亲一样,年纪很轻时就已经有统领整个族群的威迫力了。他十三岁时躺着的那张小床已经睡不下了,只能让族里的木工来打了一张大床放在楼上。

床很大,雁雁可以和他躺在一起了。

烛灯昏黄的光亮中,雁雁靠在昼谷身旁,比着他们俩的手臂和小腿,惊奇地睁大着眼睛观察了一会,说:“昼谷好高啊——”

他的鼻尖耸了耸,闻着昼谷身上柴火和铁屑的味道,说:“和以前好像不一样了……”

雁雁不明白的事,昼谷却已经慢慢地懂起来了。他开始知道了什么是爱欲,也知道这并非为男女之间所独有,雁雁爬过来时,柔软的嘴唇贴着他的脸颊蹭了过去,总让他心里有块地方隐隐发麻。

“雁雁……”昼谷的呼吸声重了起来,他捧起少年的脸,在那秀气的眉毛间亲了一下。

他亲吻着雪,亲吻着山里折来白而娇嫩的花瓣;他抚摸着雁鸟乌黑蓬软的羽翼,触碰了那脆弱的脊骨。

烛灯的光灭了。

雁雁的眼睛却是明亮地望着他,唇角带着干净的笑容,似乎什么都明白,又什么都不懂。

昼谷松开手,叹了口气,说:“我们睡觉吧。”

雁雁趴在枕头上,问他:“明天会有谷子饼么?”

昼谷说:“你想吃的话,我明天和婆婆说。”

他翻身朝向雁雁,说:“你吃了这么多的谷子饼,不会觉得腻吗?”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