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1-3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几步间隔外,谢洲白就执伞孑立在她身后

-----正文-----

“春桃,我的发簪好像不见了。”赵嘉懒懒地拨弄着垂腰而下的长发,随口道。

“啊?”春桃诧异抬眸,又仔仔细细盘点了一番首饰盒,这才惊呼道,“是了,公主您最爱的那支白玉簪子不见了。”

“想是昨天落在茶楼了吧。”赵嘉放下头发,略带苦恼道,“那可是三哥从楼兰带回来的。”

“奴婢这就派人去找。”春桃道。

赵嘉叫住急急就要出门的春桃,淡淡道:“罢了,人多眼杂,昨儿又闹了一场的,丢了就丢了吧。”

春桃有些急,犹豫道:“可是……”

“无妨。”赵嘉随手拿起一条素色的发带,说道,“今日就用这个束发吧。”

“……是。”

*

盛京今年的雪来得不同寻常,缠绵落了两月有余,前几日本已晴光大好,今日晨起时,却渐渐地又飘起了零零散散的雪花。

京郊外风雪乍寒,冷风侵骨,赵嘉却只穿了一身素白衣裙,身量愈显单薄。如墨长发只简单用一条发带微微束着,不施任何粉黛,却也是绝色。

到了山下,赵嘉屏退左右,抱着满怀的白梅,提着裙角独自上山。

这是谢宣朗去世的第三年。三年间,谢洲白从未叫上赵嘉一同来祭拜过,大多是赵嘉得了消息提前蹲守,营造出一副两人同行的假象,堪堪在心底安慰自己。

冬雪无情,零星落在赵嘉的身上。她知道谢洲白惯常来祭拜的时间,谢洲白少时虽然轻狂不羁,看起来什么都漫不经心,可他那人最是守时严谨,每年谢宣朗的忌日他必定于辰时准时到达,分毫不差。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