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1-6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此话落地,便是亲手斩断了他与赵嘉的以后

-----正文-----

谢洲白跪在祠堂,门外偶有奴仆经过并不诧异,因为这副场景在过去两三年间便时常发生。

谢洲白身姿挺拔,跪下时也从不躬头屈脑,一身清瘦背脊挺得笔直。谢元青要他跪,那便是真的要他反思,青玉石砖上连片软垫也不许下人给。

谢洲白的膝盖间很快便传来刺痛,可他恍然不觉,思绪不受控制般回到了两月前雪中那一天。

他再次向景帝提出解除婚约,景帝看似勃然大怒,罚他跪在殿外,实则不过是要谢洲白做一场戏罢了,一场逼迫他与赵嘉的戏。

谢洲白年少时自负意气,少年英杰,毕生之愿便是能与兄长一同上战场,因此他一心沉醉练武,又因为天资聪颖,天赋不俗,在十六岁那年便一举夺得武状元之名。

那日本该是谢洲白人生最意气风发之时,可是随后景帝在大殿中屏退左右,不辨情绪地给了他当头一棒:“谢洲白,你若要娶嘉儿,此生再不能为官为将。”

迎着谢洲白不可置信的眼神,景帝叹息道:“我朝隐律,尚公主便终生不得身居要职,不得步入仕途,一生只能做个虚妄的驸马,你可愿意?”

谢洲白一时心神俱震,大受打击。他考取武状元的初衷便是想和兄长一同出征,让人知道谢家二子,光耀门楣。

也是直到这时,他才明白自己每每提及此,谢宣朗笑容背后的几许苦涩。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