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我感受到他的紧绷——大概是撕裂了。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可他好像和我闹别扭了。

禁足解开之后整整两天,他和我的时间完全错开,我们甚至没能在庄园里见上一面。

我有意堵了他几次,都被他他隔着老远绕开。

谁实话,我一开始是抱着要和他道歉的心思心平气和地想堵他的。但毕竟我也是个血气方刚的青年男性,在被莫名其妙冷落了一个礼拜之后我觉得实在是忍无可忍。

他出房间,我就开锁进他房间门,我等。

他房间里很单调,大概是他喜欢木制品的缘故,清一色的木质桌椅。最金贵的大概是书桌上那个青花瓷瓶。对比起我爹那个恨不得在床板上都镶钻的奢侈,他这几乎算是清贫。

我在房间里面百无聊赖,打开手机通过连连看打发时间。

大概玩了三回,听见开门的声音。

他抱着几支花进来,和我正撞上对视,他愣了一下,转身就说“对不起”,然后拧了门把手要出去。

我的手按在他的手上,替他把门落锁。

“你这个道歉,没诚意。”我把人抵在门板上说。

他的脸抵在门上,背对着我,我伸手去解开他的腰带,一手探进去玩他的小东西。

我贴在他耳边,听他边抖边发出呜呜的声音,我说:“这样才有诚意。”

大概他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自我纾解,小东西显得格外兴奋,高高翘起,前边冒着水,搞得我也硬的不行。

他紧紧抱着那几支花,背弓起来,“不要......不要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