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伊比利亚的尸体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我撕下了腓骨和胫骨中间最后一点肌肉

有触手,血肉

-----正文-----

我撕下了腓骨和胫骨中间最后一点肌肉,从进食的口中吞入消化囊,汲取肌肉中的养分。我把骨头随手丢下,这里已经横尸遍野。我们在伊比利亚一处较深的内陆,海岸线已经向内移动到了伊比利亚的中轴线。

人类在不断反抗,反抗到死,但毫无作用。海嗣是不死的,只要遗留甚至是一只细胞,海嗣依旧能从中复活。在泰拉这个巨大的培养皿中,世界便是海嗣的养料。我把骨头碾碎,鲜红的骨髓混杂血水,积攒在坑坑洼洼的泥中。这次有接近两万只海嗣走出大海,接着扩张,杀戮。

最后残存的一点尸块在雨中清洗血渍,我不喜欢雨,这和海水不一样,很轻。这一夜下雨,倾盆大雨,更加昏暗无际,街道的灯被狂暴的雨水打落,一盏一盏的消失,镇子上只有雨声,盖过了撕裂,抽泣,哀嚎。雨水是红色的,是鲜血的颜色,混合着粘液,黏稠地堆积在角落。倒塌的房屋,散落的玻璃,像战争后的废墟,而这对人类来说就是一场战争。

但却出现了一声枪响,这一瞬间我没有听到雨,或者说雨停止了下落,只为了突出这一声清晰的枪响,划破昏暗绝望。我甚至没能反应,我调动我的躯体转向枪声来的方向,但在我身边一个花型的海嗣身体恍然撕裂,我没能捕捉到子弹来的方向,而海嗣四分五裂的茎块随之被点燃了,在空中爆炸。我朝向祂的触手被瞬间的高温熔断,我感到疼痛,顺便遍布全身,集中在我的心脏,用力地挤压着。熔断地触手在地上扭曲,却被蔓延而来的火焰燃烧殆尽,只留下黑色的灰烬。天空被四周涌起的火焰点燃,黑暗在火焰中无处可逃。在我身边房屋上跳下几个人,手上带着火枪,身上有佩剑。我看到了他们胸口处的徽章,在火焰中,我看清了这个徽章在闪耀火光中的花纹,是[伊比利亚宗教审判庭]。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