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6音替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16say hi

关雎用了极大的克制力,才让自己在腾空的瞬间不去抓着力点。等到被樊韶整个抱起来的时候,关雎惴惴不安,该不会大半晚的就要把自己丢出去吧?

樊韶抱得很稳,手都没抖。关雎也不担心自己会被摔下去了,等被放上床,只得感慨,这别扭傲娇模样。不过心里也是又想笑又感动。

樊韶跟着躺上来,才搭上被子,被子底下就有一双手伸过来搂住他。

原来小鸟儿也还没睡啊。

关雎把他整个往怀里搂,“亲亲,睡吧。”

“哼╭(╯︿╰)╮”

“睡吧,很晚了。”

————

关雎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座大山朝他正面压下,重的他喘不过气来;在梦里对自己各种掐各种叫,才让自己挣扎醒来。

一醒来,就看着樊韶不着寸缕的跨坐在自己身上,一脸沉思。见他醒来,慢悠悠的低头,毫无诚意的来了一句,“醒了?”

关雎困得连睁眼都费力。

屋里还开着灯,关雎抓手机看时间,还差一刻才三点。这都还没有睡过去一个小时呢。

樊韶没有从关雎身上爬下去反而往前挪动,从关雎腹部挪到其胸膛处,而后满意的对着樊韶抖抖自己的小饭勺,“来,啜。”

这才凌晨就让我看这么污的东西。

关雎拿着手把自己的眼睛捂住,再次反思为什么会跟了这样一个不靠谱的逗比。分明第一次以势压人以权压人的手段玩的很顺溜啊。

樊韶紧跟着就去掰他的手。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