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2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2

-----正文-----

2

东宫之外另有一处别院,掩藏在碧绿的琉璃瓦与树荫之下。南国佛教盛行,晚钟过后,便偶有稀疏的木鱼声响起。

一位净脸的高瘦青年捏着手里的佛珠串,望着天边的残云默念经文。

院子里很静,木鱼在旁人的手里敲击,耳边除了脆响,便是风声。

等了许久,斜阳晚照,才有渐渐靠近的脚步声。

李慈来了。

下午跪太久,脚步虚浮,抬眼望见眼前的人,立即把头低下去,嘴里怯怯道:“同空大师。”

同空双手合十,向他行了个佛礼,面上是一如往常的不嗔不怒。年岁不大,垂眼时,眉梢却带着一种宁静的慈悲。

他不喊他的名字,出家人不打诳语。

那种慈悲像一根纤细的长针,细细密密地扎进李慈的眉心。他少时在济灵寺学佛,同空算得上他半个师兄。他进宫后问过同空一些问题,得到的答案却是“先渡人,而后渡己,未尝不可”。

这样的慈悲令他恐惧。

愤怒掩藏在恐惧之下,而佛理与佛法,这世上最广大的慈悲的边界,也要他把愤怒扭曲。

所以他怕同空这张脸,既怕又恨。

与同空错身而过,把手搭在门框上,一片落叶被风卷到他的指尖上,拂落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木鱼声依旧,佛珠串却微不可闻地停顿了一刹。

李孚坐在堂屋正中闭目养神。

开门声惊扰了敲木鱼的人。

居然是一个小太监在敲。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