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4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4

-----正文-----

4

离开时天近拂晓,脸上只用水简单擦过,浑身上下比来时更脏。走了两步,觉得自己站不住也走不动,倚着红墙慢慢喘气。

天上下起小雨,雨丝一点一点爬下来,穿花拂叶,要比人逍遥得多。

布衣袈裟由远及近,一股檀香味带着潮气袭来。

同空把斗笠摘下来递给他。

“谢谢…”依然不敢对视,接过斗笠便迅速扭头别开眼去。

但同空没有离开,把佛珠串挽到手腕上,便立在原地。

“你…”李慈觉得难堪,不得不拖着步子前进。同空一直和他保持着不远不近地距离把他送到转角处,轻轻念了一声佛号。

檀香的味道萦绕在鼻尖,走进浴室后,李慈才后知后觉地除下斗笠。

雨水的潮气时冷的,檀香的味道却仿佛是热的。

温热。

把斗笠放在床头睡了过去,沉静温热的味道蔓延到了梦里。

梦里的他还很小,刚刚进宫,和同空一起。

遇见他的时候觉得像他乡遇故知。这里的一切他都不熟悉,同空那般四大皆空的姿态他却认识。

太子脾气古怪很难相处,被欺负得紧了便来佛堂的偏殿里哭。

同空有时候抄经,有时候礼佛,很少搭理他。可他不觉得同空冷漠。因为自己哭睡着以后,身上总有一件衣服披着。

檀香味的。

小时候的李慈觉得至少有同空站在他这边。

“同空师兄。”那时候他是这样喊他的,他觉得这样的称呼显得更有人情味。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