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第四零一章 把衣服脱了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喧闹的午饭落下帷幕,黄小善陪阮颂回房。

近横与他们同路,若即若离地跟随其后,打量他们交叠在一起的手,偶尔黄小善回头与他说话,他的视线立马放平,等黄小善不看他了,他的视线就又不受控制地下垂。

阮王储只是得了点风寒,用得着这幺关怀备至吗!

黄小善将人送到门口,阮颂没有放开她手的意思,她心领神会,两人一起进屋。

近横站在门口,对她说:“你等下来我屋里一趟。”

黄小善正扶着阮颂慢慢坐下来,擡头问:什幺事?”

近横看见黄小善放在阮颂身上的手就碍眼,没好气地说:“让你来你就来。”

黄小善傻不拉几地“哦”了一声,见近横要走,赶紧喊住他,“阿横,你不给阮阮再看看身体?”

近横返身,“看什幺,午睡盖暖和点,出出汗,晚上就好了。”

“嘿,我傻了,走吧,走吧。”黄小善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近横心想:走就走,没人说你不傻,昨晚刚“骗过”我,隔天就钻阮王储的房间,是爱照顾他,还是爱照顾病人!想也知道是后者。也对,你本来请回家住的人就是他,我只是个顺带的拖油瓶。

黄小善整理好被褥,扶起阮颂躺下,再用被褥将他盖得严严实实,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仿佛又回到从前照顾病西施黄妈妈的时候。

虽然黄小善起初是被阮颂凄美的皮囊吸引,但慢慢接触后她越来越将体弱多病的阮颂跟病逝的黄妈妈重叠在一起,将阮颂当成黄妈妈的化身,将体内对亲妈没有宣泄完的情感移驾到阮颂身上,阮颂眉头皱一下或者咳嗽一声,她就忙前忙后地瞎紧张。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