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返回

搜索 繁体

bksmyk

bksmyk的全部作品集

被囚禁的男人们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高H
1
何臣一随便拿了一管口红,对着浴室的镜子勾勒自己的模样。
黑色长发,发梢微卷。眼睛看上去空洞而无神。皮肤因为久不见天日而苍白。随着脖子左右扭动,锁骨清晰可见。
何臣一咧嘴想笑,却僵硬得要命。
今天周游出差回来了,自己又得打扮得像个女人。
何臣一的怒火波及到那管无辜的口红。姨妈色?搞不懂周游到底是什么审美。
简单地画了一个淡妆之后,何臣一掐着点走到门口的垫子前跪下来。
九点,门口准时响起钥匙插进孔里的声音。
周游下来了。
何臣一给他拿了一双拖鞋,周游抬脚,何臣一像个乖顺的人妻一般为他换鞋子。

找狗(BDSM)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强攻强受 / 高H
1
一块黑色面罩把程航与世隔绝——他无法看到外界的情况,外界也看不到他的脸。
边上一片嘈杂,不知道旁观得有多少人。
程航双手被高吊着,他有些局促不安得在原地徘徊打转。谈笑声欢闹声与他无关,忽地一阵风掠过,那是一群人从四面八方涌进将程航包围:盛宴开始了,对他的蹂躏开始了。
程航身上的衣物被人粗暴地扯开,那原本就是会所准备的,特别好撕。哗的一声就碎成一条一条一片一片的。
程航的身上不知道攀附了多少人的手。
一个猎物,沦落在一批猎人手中,边上还有一伙看好戏的。
有人把手钳制在程航的脖颈上,勒得他有些呼吸不畅;有人在色情地抚摸着他的大腿,拍击着那处结实的肌肉;有人在啃咬碾捏程航的乳头,将那里玩成两粒鲜红的茱萸。
程航则如同一叶扁舟,随着众人的动作前后摇摆。
有人乐此不疲,也有人觉得辣眼睛。一个娇俏的女士端着一杯红酒上前,劈头盖脸地泼了程航一脸,抛下一句“不要脸”愤然离席。这大概是那个走错包厢的纯情小猎物吧?众人哄笑。
程航身子给出的反应则更为美妙,他像是一下子被淫欲入味了,全身上下都红扑扑的。
程航的双脚被抬起,有人亲吻他的脚趾,没多久,有一根阴茎在他的脚背上摩擦。这个人那方面不行,很快就缴械了。
程航自己双脚摩擦了一下,上面黏腻湿滑。身上有人的精液、唾液、汗液,又夹杂着酒水和润滑剂,真是太脏了。可这脏也刺激了程航,让他的嘴里开始发出啊啊的呓语,慢慢地沉溺于众人的玩弄。
随波逐流。

日久生情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年下受 / 高H
1
“您好,我找一下周崇钟周律师。”
长得好帅!声音好听!
前台以良好的职业道德约束着自己,克制住那一颗忍不住犯花痴的心。她核对周崇钟律师下午的行程表,除了四点荣达的李总要来谈事情,没有其他预约。
面前这个帅破天际还有些腼腆的男孩子,肯定不是那个秃头的啤酒肚李总。
周崇钟行程一向紧密,前台有些为难,“请问您有和周律师电话联系过吗?”
“没有。”栗寻有些局促,他也觉得自己今天找上门太冲动了。
“我叫栗寻。”栗寻恳求,“可以帮我联系一下周律师吗?我只要十分钟。”
对着这样一张脸怎么说得出拒绝的话?
“那您稍等一下。”前台接通周崇钟的内线,几秒后,对着栗寻点头,“右手边直走到尽头,左拐最后一间03号办公室。”
“谢谢你。”
帅哥还很有礼貌,哇哈哈哈。不知道如果求一张合照会不会BOSS开除?

夫夫感情已破裂+躁郁症恋人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高H
每一分订阅都是伙食费,谢谢小天使。
两篇文章独立。
《夫夫感情已破裂》
1
镜头里面突然出现一个黑色的控制器,一只手按了最中间那个红色的键。
前边在货架上挑物品的青年整个人抽搐了一下,扭头笑骂,“你干嘛呢?”
回答他的也是一声嬉笑,“干你呢!”
但是镜头里面没有其他人入镜,还是只有刚才那个样貌俊秀、身材高挑的青年。
“说真的,你应该去染一头金发试试,你五官立体,染金发好看。”
染金发吗?刘桐稍微一晃神,但立刻被身体里面更磨人的振动拉回来了。
“像你一样一头金毛吗?”刘桐已经做不到若无其事了,他咬了一下嘴唇,看上去特别惹人疼。
“赶紧给爷关了。”
“别啊,好不容易你才同意,要玩够本才过瘾啊……”
镜头里的青年手已经扶上货架了,边上有顾客走过来,他又赶紧装得泰然自若,喘着无声的粗气假装在浏览商品。
《躁郁症恋人》
1
没有月亮的夜晚,哪怕是繁星点缀着整片夜空,也照不亮郁郁葱葱的庭堂。庭堂中间有一个假山喷泉,掉落的小石子在水中泛起涟漪。蛙鸣虫叫间,夹带着衣帛被撕裂的声音,随后,就响起阵阵叫人燥热的呻吟声。
林梢舔舐着林典的锁骨,手指抚摸着他的乳粒,林典在他的抚摸下颤抖。
“太害怕的话,咱们回屋里做?”
“没事,你想在外面做的话就在外面做吧。”
黑暗中,林典的身体如同白玉一般发着柔和的白光。
“太大胆了。”
“没关系的。”林典抱着林梢亲,他漆黑而湿润的双瞳盯着林梢,仿佛在挑逗一般,“我是你的小狗呀,你想怎么样都可以的。”
林典不是没有听到过别人怎么议论他,爬床、不知廉耻、以色侍人,可是他们这些陌生人的看法怎么敌得过林梢的感受呢。
林梢还在犹豫,“真的可以吗?”

BDSM走心走肾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弱攻强受 / 高H
本文即找狗(BDSM),搬运1—3,剩余4—16不再搬运。
可以上作者梦境讨论小组专栏阅读。

暗恋成真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温情 / 校园
1
九月,新生入学季。
博洋随处可见欢迎新生的标语,“接过你的行囊,我们就是一家人”“我望眼欲穿的等待 , 终于看见你的笑脸!”。
窦雅隔着老远就看到叶之滨了,但她恶作剧的绕了远路,从叶之滨身后的绿荫丛蹿出,轻手轻脚;但没等她触着叶之滨,叶之滨就猛地转身做了一个鬼脸,“哈!”反倒是窦雅被吓了一大跳。
待窦雅站定之后,叶之滨就笑眯眯的看着她。
“刚才。”叶之滨用食指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圈,象征着窦雅刚才绕的大弯,“我就看见你了。就猜你多半要吓我。都多大了,幼不幼稚?”
窦雅和叶之滨从幼稚园一直到小学都是同桌,初中的时候因为划片区入学分开了,但是联系没有断,感情还是很好。后来高中又一起考进了古川一中,分配到了一个班级,算是青梅竹马了。
窦雅夸张的“啧啧啧”的围着叶之滨打转,“这是要进化到男神的节奏啊。”
叶之滨一摊手,笑得无辜却接受的坦然,“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
“来,让我抱一下。感受一下男神的怀抱的温暖程度。”
叶之滨大方的敞开手,窦雅结结实实的抱住他,喃喃自语,“跟做梦一样。哎。”

美人哭唧唧+卸妆+暮朝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微H / 正剧 / 美人受 / 温馨
三本作品互相独立。
每一分订阅都是生活费,捐了500之后有些拮据了o(╥﹏╥)o
《美人哭唧唧》
1
秦方是在一次拍卖会上被秦倾买下来的。
小小的人,也就七八岁大,身上穿着薄纱跪在拍卖台上,安安静静的。时不时还被边上其他的小孩推搡,不过身子歪了他就老老实实地又直起来,实在被欺负得厉害了,也只会一脸茫然地瞅瞅边上的大人。
秦倾坐在看台上摇摇头,真是傻了吧唧的。
想想自己的小侄子,同样的年龄,前几天还举着枪对着自己凸凸凸,秦倾一时心软,就把他买下来了。
《卸妆》
1
佟柯之前只是猜测自己可能有这方面的倾向,但一直不敢确定,直到这一秒——他仅仅因为面对面的旁观了一场公开的调教,阴茎就硬的不像话。
没的否认了。他就是。
他幻想着被虐,他幻想着被羞辱,他幻想着裸露于众人之下,他幻想着粗暴的对待。
羞耻铺天盖地,快感却奔涌而来。
他是一个变态,毋庸置疑的,在常人眼中的变态。
《暮朝》
1
悄无声息的,古川在日平均温度33℃以及冷不丁就黑云压城电闪雷鸣天降暴雨中迎来了今年的夏天。
市中心有一辆不知道停靠了几天的大卡车突然自燃,引得行人疯狂尖叫拍照传视频。市政府也在第一时间发出了短信,号召全市人民做好防暑降温和防火工作,并注意节水节电。
郑乔华在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无力的看了一眼窗外,现在已然是傍晚,但是窗外的天色依然很亮。光晕透过树叶洒在楼下庭院,在上面投射出一个个的小圆圈。再看看室内温度计上鲜红的32℃,嘀咕了一句,“这种时候怎么可能节的了电?”

无缝衔接+红妆+音替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美人受 / 年下受
每一分订阅都是生活费,谢谢大家!
《无缝衔接》
1
晚上小聚的朋友都挺熟,大家也玩得开。
包厢里面觥筹交错,吆五喝六,嘈杂得很。陈真兴致不高,一直在喝闷酒。
边上的人看不下去了,推搡着他去玩真心话大冒险。陈真推诿了几次没办法,只能坐下来抽卡牌。也是他运气不佳,一上来就抽中了半点求生欲都没有的“和对象说分手”卡牌。大伙儿在边上起哄,陈真犹豫再三,竟真的把电话打给林奕年了。
电话倒是通得很快。
“我们分手吧。”陈真声音低沉。
到这会儿还是没有人觉得不对劲,一个个都幸灾乐祸的表情。
电话那边跟着沉闷了一会儿,接着是砸东西的声响。
陈真的男朋友很爆啊,大家眉来眼去的。
但很快,那边很干脆利落的答应了。“好。”
《红妆》
1
晨读还没有结束,关阳就忍不住拉着朔巍讲悄悄话。
“你知不知道咱们学校高二那个出了名的娘娘腔?”
“见过,怎么了?”朔巍目不斜视,嘴里还念念有词,像是在专心熟读课文。
关阳继续讲,用一种混杂了鄙夷、不解和嫌弃的口气谈起,“你知道他今天穿什么衣服吗?我的妈呀,简直辣眼睛。我早上校门口碰到了差点儿摔个狗啃泥。你能想象吗?他一男的,穿着一条黑丝袜,然后衣服的领边有蕾丝,还带假睫毛。我天哪,太可怕了。”
朔巍很捧场,“没法想象。”
“别想象了,简直是辣眼睛。多看一眼都觉得夭寿哦。”
《音替》
1分手
下午三点,六月的双城仍是烈日当空。
于志伟吐着喊热,“这得脱一层皮啊。你说咱们这么辛苦的走在路上有没有高温补贴?”
“别吐了,你又不是狗舌头,散不了热。”关雎撑着遮阳伞慢悠悠的走,“高温补贴?想得美。四十以上才有,咱们天气预报永远三十九。而且,你是户外工作者吗?不让你交税就很好了还想要户外补贴?”
于志伟腆着脸钻进关雎的伞下,关雎把伞往他边上稍倾,哼了一声,“不是说娘吗?谁娘?”
“我娘。我娘。”
图书馆正馆门口一道红毯居中平铺,一直延伸到送子观音的莲蓬座前。LED屏幕上闪烁着一行大字“双城大学201X届本科学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
“别看了,先混过答辩吧。”于志伟拉了一下关雎,“你听说了吗,和尚今天早上差点和答辩的老师吵起来。都到答辩了,那个教经济法的,就是讲课爱抱手,总说国外经济理论怎么怎么好的那个,说他写的文章和法律不沾边。”
关雎回神,同仇敌忾,“有毛病啊。先前那么多次审题怎么不说。后来呢?”
要是在答辩的时候才被告知论文题目不过关,那得疯啊。

玩情趣呢别碍事+慢走不送+唐笙

耽美 / 排行榜 完结

原创 / 男男 / 现代 / 高H / 正剧 / 年下受 / 职场
每一分订阅都是伙食费,谢谢大家!
《玩情趣呢,别碍事》
1
胡晓尔敲门,然后推开。他站在门口,挠挠后脑勺,欲言又止。
“怎么了?”
“魏哥,程颐哥今天会过来吗?”
“他来干吗?”
程颐是魏泉的爱人,这段时间出国发展业务。
一听这口气,胡晓尔就知道魏泉又把自己生日忘记了。以前在部队里生日不能开party不记得生日也就算了,现在退伍了,怎么着也该好好过过吧。
又是出事后的第一个生日,怎么着也该热热闹闹的过一次。
《慢走,不送》
1
后天就是结婚三周年纪念日,栗明洋还是很当一回地去朋友的珠宝店买了两个钻戒。钻石在灯光下闪着光,栗明洋捏着那一小圈在灯光下和自己手上戴得银白素戒比照了一下,觉得自己眼光比戴忠恒好。欣赏完了想藏起来的时候戒指不小心滚到床铺底下去了。
栗明洋趴下来撅着屁股拿手机照了一下,发现滚得还挺深。小傻帽闲着没事就爱跑到床铺底下去,摸一下没什么灰栗明洋干脆自己爬进去了。期间脑门还给床板磕了几下。要出来的时候听到有脚步声过来,是戴忠恒的声音。原本都要爬出来了,又听到肖亮的声音。
肖亮是戴忠恒发小,但是和栗明洋不对付。他好像一直觉得戴忠恒和栗明洋在一起委屈了戴忠恒,平时没少挤兑栗明洋。
这要看见栗明洋从床铺底下爬出来还指不定怎么编排呢。栗明洋干脆先呆在床铺底下不出去了。
《唐笙》
1
或许是白天睡得太饱了,晚上林秉笙睁着眼睛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过去。
床铺空了好大一块,翻个身再翻个身也不会滚下去。
林秉笙把唐笑詹的枕头抱在怀里,佯装自己正抱着唐笑詹。把脸埋进去,但也已经闻不到唐笑詹身上熟悉的洗发露和沐浴露的味道了。
他和唐笑詹已经快一个月没有好好说过话了,当唐笑詹还住在家里的时候家里面气氛就很尴尬。
他们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可是却堪比最熟悉的陌生人。说着“你醒了?”“吃饭了?”“要睡了”这样子疏离的话。有一次在外边碰见了,也是当做没看见一样擦肩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