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版
首页

搜索 繁体

八十九

热门小说推荐

最近更新小说

一场暴雨淋湿了春与夏的交际,荷花的初蕊在苍苍茫茫的雨幕中瑟瑟发抖,似乎连盛开都等不到,就要夭折在这场大雨中。

敬渊立在亭边,目光沉沉,背在身后的一只手因为长时间握得太紧,已经僵硬了。

长廊那头走来几个人,是他安插在白枫饭店的耳目。他终于等来想等的消息,一颗心愈发高高悬起。看那几人一夜未眠,个个面色疲惫,眼中却透出掩不住的兴奋,想必是事成了吧。毕竟是他历经数年的谋划,又放出去尽半的心腹好手,没有不成功的道理。

他的神情并没有因此松快半分,反而隐隐透出一点怅惘。那个孩子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最大的错,就是他死心塌地认定了他的父亲。其实敬渊能够理解他们那段惊世骇俗的私情,一个孤苦寂寞了十六年的少年,终于得到可以终生栖息的归宿,势必是愿意拿性命去维护的。然而人与人终究有差,温鸣玉在盛欢面前是温柔可意的情人,于他来说却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在敬渊心中,盛欢的分量究竟比不过璧和。

那几人来到亭中,话还没说,先对他一拱手,道:“敬渊先生,您交代我们的事出了些小意外,不过不是坏事。”

敬渊心中一动,直至此刻,他才真正放松下来,甚至不等对方开口便主动发问:“是温鸣玉?”

“您料事如神。”那几人露出恭维的笑:“正是他,也不知是哪里走漏了消息,让他先一步赶到饭店,带走了那位何少爷。咱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派出所有人去堵截,温鸣玉身中一枪,出门就不省人事了。”

Loading...

内容未加载完成,请尝试【刷新网页】or【设置-关闭小说模式】or【设置-关闭广告屏蔽】~

建议使用【Firefox火狐浏览器】or【Chrome谷歌浏览器】打开并收藏网址!

收藏网址:www.shenyekanshu.com

(>人<;)